人民网
湖北频道>>新闻中心

增强议事协商能力――

用柔的方法,得好的效果(深阅读・加强基层政权治理能力建设③)

本报记者  顾  春  潘俊强  李昌禹
2021年10月25日07:44 |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小字号

  核心阅读

  有事好商量,商量成好事。在回应百姓期盼中,灵活搭建平台,协调多方利益,满足大多数人诉求。通过不断增强乡镇(街道)议事协商能力,解决矛盾纠纷,办好民生实事,才能切实增强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是人民民主的真谛。《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的意见》要求,“增强乡镇(街道)议事协商能力”。乡镇(街道)在基层民主协商中可以发挥怎样的作用?乡镇(街道)如何增强议事协商能力?一些地方进行了探索。

  议什么――

  协调多方利益

  助力民生实事

  自从老小区改造列入浙江省慈溪市浒山街道民生实事项目,社区里就议论纷纷:这家要求先装灯,那户提出停车难,各小区诉求复杂多样,怎么让大家都满意?

  2020年上半年,由86名成员组成的浒山街道第一届居民议事会成立,解了难题。居民议事会成员向居民征集建议后,列出了25个建议项目清单,楼道灯安装、停车位改造等大家关心的事都包括在内。由街道办事处筛选形成候选项目后,再提交街道居民议事会讨论、差额推荐。对未列入清单又迫切需要改造的,居民也可在单子上补充加项。利用民生实事项目居民议事会成员投票推荐制,项目清单最终确定,由街道党工委交由街道办事处组织实施。

  “议事协商议的是民生话题,瞄准的是更好解决民生问题。确定议题过程中,只有将政府职能与百姓期盼精准对接,才能让议事协商直击痛点,契合居民心意,有助于民生实事加快落地。”浒山街道人大工委主任孙建立说。

  “使基层民主协商更加有效,乡镇(街道)需要增强议程设置和利益协调能力,围绕群众切身利益确定议事协商重点,解决关乎城乡社区公共利益的事项和关乎群众切身利益的实际困难和矛盾纠纷。”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时和兴说。

  怎么议――

  灵活搭建平台

  协商达成共识

  在北京市石景山区八宝山街道,“老街坊议事厅”正在进行。街道工作人员主持会议,社区居委会、楼长、有车户代表、无车户代表畅所欲言。

  “车乱停,有时堵楼门口,出行难。”停车乱,无车户难以忍受。“我们也想按车位停,可哪有车位?”停车难,有车户也感到无奈。

  怎么解决?找车位。“停小区外,不影响小区环境。”无车户提出。“停小区内,安全可管理。”有车户有异议。意见不同,大家平心静气,一起来分析:停小区外可能妨碍交通,可行性差,还是要在小区内挖掘潜力,将废弃绿地、边角地划成车位。

  方案公示,车位边一楼的无车户担忧,噪声影响休息。“老街坊议事厅”再次启动,决定在车位与住房之间种植花草,同时对受影响住户进行补偿。

  现在,有车居民自觉泊车入位,一排排车辆整整齐齐。“有事好商量,有事多商量。不少事项协商过程曲折,但用好议事平台,充分沟通后达成共识,消除了潜在的矛盾和隐患。”八宝山街道党工委副书记樊文斌说。

  如何创新议事形式,让利益相关方能够更好地沟通交流,提高议事效率?

  在浙江省临海市白水洋镇,两村因田地界址不清产生矛盾,为此,镇民主协商议事会成员、两村村干部和当地有威望的长辈被召集在一起,围聚在田间地头商量解决办法。

  这是白水洋镇圆桌会商平台的具体实践,场地灵活搭建,人员随时召集。在白水洋镇,民主协商议事会成员组成灵活,有镇一级各部门各行业代表30至60人,村一级各组织代表20至40人,还有根据议题随时召集来的相关利益代表和专业人士。

  干部说理,老人讲情,绕着地头细细算,界址问题,两村当场初步达成一致。白水洋镇党委书记程卫国说:“选准关键人物,可以使基层议事协商从‘单点突破’到‘全面开花’,产生事半功倍的效果。用协商达成共识,群众的‘气’顺了,事情更好办了,这便是用柔的方法,取得好的效果。”

  怎么落实――

  大家都来监督

  落地不会走样

  议事协商有结果,更要落地,切实解决群众诉求。

  前不久,浒山街道新城中心改造通过验收,居民眼前一亮:小广场铺上了花岗岩,游乐场传来孩子们的欢笑声,休闲步道上多了散步的居民。“去年,大家还抱怨这小广场环境脏、蚊虫多、有和没有一个样呢。”高辉挺很满意。

  说这话的高辉挺不是工作人员,也不是街道居民,而是慈溪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的工程师,作为浒山街道老小区改造项目的受邀顾问,全程参与了这一改造。增设小广场铺装场地、展示墙和儿童游乐场所等,就是他在协商座谈会上提出的建议。

  浒山街道为每个民生实事项目成立专项监督小组,除了居民议事会成员,还聘请行业专家协助监督。老小区改造期间,不少监督员像高辉挺一样,在停车位改造、智能化管理、地面雨污水管线工程等方面为居民出谋划策。

  “街道把专家建议和居民意见相结合,今年顺利完成9个老旧小区改造工程。”孙建立说,“议事成员和专业人士共同参与的民生实事项目监督模式,补齐了居民专业知识的短板,监督能力提高,才能保证协商成果落实不走样”。

  乡镇(街道)力量有限,落实协商成果存在困难怎么办?在北京市石景山区八角街道,各方协商一致,建设融景城社区亲子乐园,却遇到了绿化、水电等改造难题。街道利用“吹哨报到”机制,园林、市政、住建等上级相关部门共同解决了难题。“‘吹哨报到’让部门、街道、社区各级齐心协力落实协商结果,提高落实能力。”八角街道党工委相关负责人说。

  “议事协商带给乡镇(街道)的不仅是矛盾纠纷的减少,”程卫国说,“培育协商文化,群众参与协商议事的意识和能力得到提升,乡镇(街道)、村两级干部也能更加真诚地对待批评意见。民主协商的种子,就是在一次次具体的议事协商中,落地生长,扎根基层土壤。”


  《 人民日报 》( 2021年10月25日 04 版)
(责编:张隽、荣先明)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返回顶部